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21、02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柯小聂 书名:神爵的女巫
    林茉毫不畏惧跟他对视,甚至开了嘲讽:“斐恩少爷,三年间我在努力,可是你在做什么呢?不过在酒瓶堆中虚度光阴罢了!事已至此,你又有什么可不满的呢?”

    “也对,其实你跟我不一样。我是平民的女儿,可是克里斯家族却赶着要将你这位贵族少爷嫁给我,并且人前宣布了彼此的婚约。因为我本来就有出色的天资,令人羡慕的天分。然而你呢,斐恩克里斯?你终究不过平庸无能,所以家族还需要替你张罗一位自带身份又好拿捏的妻子。”

    她的手指轻轻拨弄脸边没有扎起来的碎发,眼珠中掠过一抹冰冷光辉:“所以你与我相比较,根本不过是个废物。你毫无才能,唯一用处便是用来联姻,挑选一位合适的结婚对象,增加那么一点儿家族实力。你的身体出了用来延续血脉,留下后代,能有什么别的用处?所以,你有自知之明,也不敢拒绝家族给予你的任务。”

    林茉一边又快又急说话,一边轻巧的踱步,一双眸子闪动光辉。

    那些话萦绕在斐恩耳边,使得他耳朵嗡嗡的响动,戳中他的痛处,使得他面颊充血。

    他脑子一热,便已然扑上去,向着林茉挥拳。

    然而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林茉重重一脚踹在地上,干脆利落。

    训练过后的女子身躯充满了力量,而斐恩虽然学过一些武技,如今却已然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废人。

    林茉慢有条理放下怀中的书。

    哈,艾琳卡莱恩在信中告诉她要和善、谦逊,需在面子上维持跟克里斯家族虚伪的友谊。

    塑料花般家族友谊。

    她果然是个非常不懂礼仪的女子。

    少女嗓音冷锐中添了几分悦耳:“所以,你虽然是个贵族少爷,实则却很嫉妒我,是不是?”

    林茉踏前一步:“所以你呢,一直都不喜欢我,从来没有喜欢过。”

    斐恩跌落在地,受伤的肋骨犹自传来痛楚。

    林茉居高临下,轻轻前伸身躯,以俯视姿态凝视斐恩,使得她极具气势。

    阳光轻轻的落在林茉面颊上,似给林茉凌厉而美丽面颊染上了一层光辉。

    她此刻的嗓音如冰玉

    轻撞,却并不大声:“要是茉莉卡莱恩死了,那就好了,是不是?”

    斐恩晕头转向眼前少女容颜熟悉又陌生,仿佛变成另外一个人,再无从前凝视自己的怯弱。

    一双深黑的眸子,却也是蓄满了嘲讽,是那样子的高高在上。

    斐恩尖声:“是!你为什么不去死,不去死?”

    林茉的咄咄逼人击溃了他的心房,使得他恶狠狠的攥紧自己头发,使得斐恩一脸狰狞。

    斐恩迷茫轻语:“你应该死了的,那天你哭着回去自杀,我明明叫你去死的,我等了好久,好久——”

    他唇角浮起一缕狞笑:“我怕你下不了决心,然后才让嘉碧去叫麦斯导师。就算你没有死,你也会被赶出神院。你不过是个平民女儿,如果不能留在神院,我就不用娶你。”

    和林茉猜测得差不多,斐恩曾经故意教唆茉莉卡莱恩自尽。

    此刻书架之后,艾威利面颊上也染上了几分讶然之色。

    本来他对林茉恶感更浓,并且觉得区区平民女郎居然如此羞辱一个无能贵族继承人,让艾威利产生微妙不适。

    懦弱的小贵族子弟,让野心勃勃的平民之女如此践踏,这个画面确实也是不大美好。

    乃至于斐恩纵然无能,却也收获几分微薄怜悯。

    然而如今,艾威利将伸出一半的脚又缩了回去。他本来还想去阻止的!

    他并没有对林茉有所改观,只能说斐恩也确实不怎么样。

    斐恩居然还将卑劣的算计用在嘉碧身上,使得艾威利心中厌恶更深几分。

    无论是斐恩还是林茉,他们在这个异界的社会地位都远远不及艾威利。

    这些人为了利益彼此撕咬,勾心斗角,和艾威利之前判断一样。

    这甚至让艾威利心生感慨,人性都是需要驯化的。一个人如果没有经受良好教育,没有在一个优渥的环境下长大,是不会有太多道德,更不会对这个世界有高层次的思维,反而会露出血淋淋粗鄙的本性。

    他们的出身,决定了他们的品格,以及他们的层次。

    看来连低阶贵族,也不可能有思想有远见。

    女郎冷冰冰的嗓音回荡在空气中:“让我想一想,那时候,你是怎样和我说的?嗯?”

    晦涩的,阴郁的死前

    记忆,似乎终于渐渐在林茉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

    混沌迷雾中,有一双眸子闪烁厌恶、不屑、憎恨,那双眼睛属于斐恩克里斯。

    “你不会成为女巫的,克里斯家族绝不会推荐你这种人。”

    那时候的斐恩高高在上,十分不屑样子。

    那时候女孩儿的眼神已然是十分的绝望,清秀苍白面容淌满了泪水,双眸里染满了恐惧。

    她飞快摇头,伸出手死死攥紧了斐恩的衣摆。

    然而她眼里的泪水换不来斐恩的同情,只让这位苍白少年更加厌恶。

    被他皮鞋踢飞的茉莉卡莱恩眼中失去了神采,只有一股子呆滞死气。

    斐恩给予的物理伤害当然不算多重,可他要毁去的却是一个女孩子的心。

    斐恩那时候没继续补脚,而是言语补刀。

    “你好恶心,茉莉卡莱恩,你为什么不去死?死会不会?就拿起匕首,割开你的手,放出你的血。”

    割开你的手,放出你的血。

    斐恩甚至灵机一动,将一把神属之器具的匕首扔到了女孩儿面前。

    “滚出去。”他用皮鞋尖儿不轻不重戳着瘫软少女的身躯。

    然后斐恩就看着茉莉卡莱恩抓着那把匕首,跌跌撞撞起身,恍恍惚惚走出去。

    应该,会去死吧。

    那一刻,斐恩甚至有些兴奋。像他这种没有才华的贵族继承人,那一刻仿佛证明了自己智慧一样,觉得自己搞了个颇有技术含量的小陷阱。

    这甚至能小小证明斐恩的个人能力。

    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没有死啊!

    他咽下了嘴里血沫,带着一股子铁锈味儿。

    斐恩喘气:“你那时跪着求我的样子,真像一条狗。我一脚就把你踹开,你,你那时候样子真有趣啊!我把你像狗一样踹者滚出去,你都已经捡起我扔下来的匕首。你,你应该死了啊,你为什么没有死?啊?”

    他现在多好奇,眼睛里甚至闪烁几分近乎单纯的困惑。

    然后旋即,林茉已然狠狠一脚踩下去,咔擦两声,竟将斐恩肋骨踩断。

    与此同时,林茉娴熟的掐住了斐恩的咽喉,将对方可能喊出口的嗓音尽数掐在了嗓子眼。

    她伸出手,拾起了地上酒瓶碎片,比上了斐恩的咽喉。

    林茉手指稍稍用

    力,已然刺破了斐恩的脖子,使得斐恩颈项间一滴滴的鲜血就这样子的淌落。

    只要再稍稍用些力,就能轻巧割破斐恩的喉管,使得这个废物就这样子送命。

    杀人么?林茉在游历途中也是开过戒的。

    对方是双手染血的盗贼,自然没有什么道德负担。

    斐恩固然是教唆自杀,并没有当真动手,可是无疑也是杀人凶手。

    如今这个曾经趾高气昂的克里斯家少爷,就如此恶毒又恐惧的和林茉对视。

    林茉已经松开了掐他咽喉的手指,然而恐惧之下,斐恩却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喉咙格格响动,似乎要说些什么,终究也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笼罩于杀气之下,斐恩陷入恐惧之中,竟连一根手指头也抬不起来。

    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就算是个畜生,死到临头也会不甘心叫两声。

    林茉自然不知晓一旁还有个艾威利正自窥测,可是她知道自己若在神院杀人,是很难不被查出来。

    神院,自然也有一些管束学院的手段。

    她攥着玻璃片的手掌也开始渗透出一缕锐痛,这也并非因为斐恩的抵抗,对方已经驯如鸡犬。林茉有些心绪不宁,握碎片的手稍稍用力些,手掌心也渗透点点鲜血。

    一缕尖锐的疼痛如此传来,使得林茉提神醒脑。

    只要,轻轻的那么一割,这个垃圾的命就能轻易取之。

    融合茉莉卡莱恩的记忆时,对方提出的要求是成为女巫,林茉呼吸微微急促——

    终于,她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掌。

    “我的人生,还会很长远。可不会因为你,就止步于此。”

    不会为了杀斐恩,使得自己不容于神院。克里斯子爵虽然只是个小贵族,却毕竟是贵族体系一员。如果一位实习女巫加以冒犯,自然也可能,不,是必然会引起争议。

    眼前的男子懦弱颓废,已然烂到了泥地里。为了报复这样子的人,让自己所有的辛苦、努力化为乌有,值得吗?

    那些孤独又寂寞的岁月,黑塔里静悄悄的,一点光亮也没有。然后一颗灼热的心,就迎着流月河边的寒风奔跑。而肌肉的酸疼和精神上孤寂,也只能独自一人慢慢消化。因为她之心中,笃定自己的付出一

    定会有收获!

    甜美的胜利果实,一定会属于自己。

    而此刻纵然林茉已然松开了手,斐恩也好似呆住了一般,一动不敢动。

    他如此怯弱,已然受到了极严重的惊吓。这样子的人,不值得自己被拉下泥潭。

    因为阴月之力,林茉手上的伤口也已然渐渐自行愈合,不再渗出珍贵的血液。

    伴随林茉手掌上伤口的愈合,她唇角也冉冉绽放一丝冷笑。

    林茉内心却有一股子戾气未消,在她心口如此冲撞回荡。她漂亮漆黑的双瞳,也是闪烁了凉丝丝的寒意。

    那眼中微光,使得斐恩生出恐惧。

    然后林茉伸手探向了斐恩的腰间,解下了他自带的另一瓶酒。

    打开酒瓶之际,一股子熟悉的烈酒气息冲击了斐恩的鼻腔,使得他唇角微微抽搐。

    “多喝一点酒吧。”林茉劝说的嗓音竟有几分温柔。

    斐恩像被人打了耳光,羞耻心如此翻涌。

    当林茉将酒递过来时,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却没有伸手去接。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酗酒不好,然而当初心爱的花朵被人摘采,使得他难受之极。等他回过神来时候,他已然离不开烈酒了。

    林茉也并不相逼,只轻轻的倾斜酒瓶,将三分之一的酒水浇在了斐恩的身上。

    空气之中充斥着烈酒的气息,是如此的诱人。

    斐恩颊边一阵酸麻,身体自然记忆起被烈酒麻醉时候的美妙滋味。

    周围是醺然的酒气,女郎嘲讽眼神宛如刀子刺在身上,脖子上的伤口犹自痛楚,还在流血。

    失败的人生,自我唾弃的平庸,以及早就远离他的小云雀。

    他终于飞快抓住了林茉递过来的酒瓶,将烈酒大口大口的灌入空中,一瞬间的刺激使得斐恩脑子轰然一下苍白。

    似乎什么都已然离自己远去了!

    他咯咯的笑,不断将酒灌入唇中,多余的酒水顺着唇角一滴滴的淌落。

    明知林茉的恶意,还克制不住握住酒瓶。

    就好像当初的茉莉卡莱恩,难道不知道斐恩的恶意吗,可还是握住那把匕首。

    仿佛有一种绝望的力量,使得他们不能拒绝。

    废物!林茉内心进行辱骂。然后她听到了背后的一阵动静。

    艾威利坦然自若的现身,从书架后走出来。他目光在林茉身上滑过,却没有停留,只有一些微妙的不屑,然后就这样走出去。

    那种眼神?!那种眼神——

    总之,就是有些看不起的样子。

    林茉身躯微微一僵。


如果您喜欢神爵的女巫,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神爵的女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