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4、01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柯小聂 书名:神爵的女巫
    那种指使人的口气可谓浑然天成,不带一丝人工做作。

    居上位者自然也会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乃至于连说话腔调就有那么点儿味儿。

    林茉猜测对方是个大魔头,心里辱骂不止。

    那样子的吩咐,是通过林茉脑海里的“结”传递,更具威压之能。

    林茉试探性内心辱骂对方几遍,发觉黑暗中的恶魔并无反应,由此可推断此刻恶魔似乎不能读心?

    联想对方说的话,莫非是因为伤势关系?

    一瞬间,林茉脑海里浮起种种念头,有那么一刻想要飞快逃走。

    不过她是个十分具有自制力的人,顿时也是否定了这样子的盘算。

    她相信自己转身瞬间,脑子就会被炸成烟花。

    当然,林茉以上推断全部正确。

    白弥耶确实不想浪费精力窥脑,且一向对瞧人脑子没有兴趣。

    还有就是,林茉如果转身,脑子确实是会被炸成烟花。

    林茉试探性向山洞踏出脚脚,脑子里那种威压之感似乎淡了点。

    然而饶是如此,林茉心里仍然十分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鱼刺扎在了喉咙里,又怎么会舒服起来。

    她婀娜的身影没入了山洞之中,就此被山洞巨大的暗影如此缓缓吞没。

    骤然踏入黑暗之中,没有皎洁的月光,林茉眼前也是顿时暗了暗。

    空气中除了山洞特有的腐败味儿,还夹杂着一股子的血腥气。

    林茉身为死灵巫师,倒也不至于对此等环境生出什么畏惧。然而旋即,她眼前暗了暗,彻底漆黑一片。

    这也并不是空间之中光线太过于暗淡的缘故。

    林茉身躯有经过专门的练习,并且已然凝结一道神纹,故而在昏暗场所仍然具有一定视力。

    然而如今,她眼前完全漆黑一片,仿佛整个人都浸入墨汁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林茉伸出了手掌瞧瞧,旋即终于缓缓握紧了手掌。

    她让自己呼吸放缓,疏解较为紧张情绪。

    如此说来,是自己双眸暂时性失明了?当然对于林茉而言,她希望是暂时的。

    冷静分析之下,这未必是坏事。

    至少绑匪贴心给人质戴上眼罩,说明也没打算事

    后撕票,否则何须多此一举给脸打马赛克。

    然而内心不悦却宛如一圈圈的涟漪,就此在林茉心口泛开。

    好在除开眼不能视,林茉其他触觉还是十分敏锐的。

    她耳边听着了山洞里特有的嗤嗤暗涌般的风声,踏前几步,隐隐察觉眼前有那么一具散发温热气息的恒温动物身躯。与此同时,自己鼻端的血腥味儿也是更浓。

    似乎也不是什么邪灵,通常这个世界邪灵是不会选择实体的。只因对邪灵而言,觉得没有实躯更奔放。

    声音又在林茉脑子里响起:“在你面前。”

    浮起在林茉脑海里的声音冷静而淡漠,眼前身躯却似无意识的粗重呼吸。他呼出气时好像破败的炉子风箱,显得格外的沙哑。

    林茉轻轻跪坐在山洞地面上,手指摸索,正好轻轻的按在对方胸口。

    巫师有着灵敏的手指,自然之芒自然而然从林茉手指间流淌,对眼前血肉模糊的身躯进行了扫描。

    伤势令林茉大吃一惊。

    这些天她听小道消息,帝国卫队与恶魔撕得格外凶残。

    眼前这一位,很有可能是战场之上幸存者。

    好在拥有实体,总归不是恶魔吧?林茉只能这么想。

    当然对方究竟是谁,林茉也并不大想弄清楚。

    无论是普通人类,还是修过武道的人类,反正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是绝不可能活着。

    这个世界黑化是常态,谁知道对方签约了什么邪恶秘术。

    林茉微微冰凉的手指按着对方开始治疗,在黑暗之中一语不发。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总是会谨慎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作为被捕捉来的工具人,大家心照不宣,黑暗中竟有几分默契。

    巫师跟牧师有一部分职业属性相重叠,故而林茉治疗技术虽不如埃里克,也是可以给人进行治疗。

    治疗是在黑暗中进行,林茉目不能视,然而并不影响。她手指娴熟的释放自然之芒,剔除腐肉,再创筋脉。一道道光芒就如此从林茉手指间幽幽绽放,宛如暗夜中的萤火。

    这种感知,实则比肉眼观察还要更为精确。

    林茉想,然而我还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还活着。

    以元素之力,连死去半天的人身躯都可以修复。然而纵然身躯完

    好,灵魂也早已然流逝殆尽。

    然而眼前生物显然破坏了这样子的常识,如此衰竭身躯,却并没有造成灵魂流逝。

    相反,对方精神十分强悍,进反过来强化实体本身。

    可以说就算林茉不加以治疗,这具身躯也会在两到三日间自行康复。

    当然,林茉无疑也是加快了这样子的进度。

    若不是处境这么危险,林茉都有些想要搞研究了。

    林茉心里这样子的想着,手里的动作却也未见停歇。

    她手指一路移动,手指终于移动到了对方的头部。

    林茉感知到对方半边脸颊已毁,啃得那叫惨不忍睹,另外半张脸犹自黏着半片银质面具。

    林茉手指触碰到那血迹斑斑得面具上,如果她心存歹意,这倒是极好的机会。

    通常而言,人的灵魂大部分存储于头颅、心脏两处,剩余的才伴随血液流动。

    自然之芒凝结于手指间,只要,加大一下力量,就能给予重创。

    说不定,对方都来不及催动种于自己脑子里的“结”。

    林茉也不是一个不敢的女人,她心里也憋不住想了想。

    然而到了最后,林茉也并没有这样子做。

    她的命,是世间最最宝贝的东西,还是要珍惜一点。至少在林茉自己的世界,正是如此。

    林茉按在面具上的手指,轻轻将对方半片面具截下来,方便治疗。

    对方左脸已毁,连带右眼其实也失明。

    林茉手指无意间擦过对方尚算完好的右脸时,自然之芒自然感应,并且迅速将感应传输回主人。

    虽不似亲眼看到的那般直接,却也勾勒大致轮廓。

    对方毁去的左脸确实丑陋如恶鬼,然而完好的右脸却十分出色。

    自己几个组团的队友是俊男美女,还有就是神圣家族的艾威利,路易斯家族一向以族人俊美而闻名。

    林茉虽只感应了个大概,却觉得只凭这种模糊印象,其容貌也是生平见过的男男女女都比不上的。

    这种强烈的对比,连林茉这种不解风情干事业的死灵女巫都能感受得到。

    林茉内心迅速升起了危机感,不会因为无意间干了类似绑匪面前摘眼罩的举动被灭口吧。

    饶是如此,林茉手指犹自稳定敏锐,并没有一丝颤抖。

    我什么也不知道,仿佛无事发生的样子。

    躯壳中的白弥耶静静感受着这具身躯传来痛楚,这种痛楚对于人类身躯而言,是会因此晕厥的那种。

    他左眼重塑,重新从干瘪眼眶里面生出来。而原本失明的右眼,渐渐也有了感知,模模糊糊能看清楚一些东西。

    以精神体窥测周围环境,跟拿眼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举个例子,一个人若自幼失明,然而听力十分敏锐。那么他感知到脑海世界,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

    甚至于两套感知系统,其实还是会微妙的互相干扰。

    如今白弥耶眼前的人影模模糊糊,依稀可辨是个妙龄少女,身影婀娜。

    白弥耶:原来是个女人。

    只看精神体的话,是没有男女之别的。

    山洞环境本来就幽暗,连月光都透不入,加之视力尚未恢复,白弥耶也不能以人类普通感知方式将林茉看清楚。

    治疗时从林茉手指间泄出的自然之芒是微弱的,时闪时灭。

    隐隐可窥见,替他治疗的女巫样貌尚算秀丽可人。

    当然对于白弥耶而言,一切也很难具有什么意义。

    他只是内心微微有些不适,这种感觉十分古怪。

    毕竟白弥耶需要的一副傀儡,没思想没感情,简单而精准服从自己命令,这样也无需白弥耶费心打教导。

    他心机颇深,聪明之极,无惧跟任何人打交道。

    然而一个普通人类,会对跟地方蚂蚁交流有兴趣吗?就算这些蚂蚁,是智慧型的蚂蚁,也具有一定感情。然而若蚂蚁还是那么弱小,谁又会觉得有趣呢?

    眼前的林茉安分得像个工具人,看着和傀儡一样并没有什么差别。

    然而白弥耶却心知,她的神智仍然是自主,并不是真正的傀儡。

    甚至这个女巫能给予自己傀儡一样感觉,足以说明她的冷静、聪慧。人类之中,她应该也算是出色之辈。和白弥耶所感应的也差不多,生机勃勃间蕴含了无尽往上爬的野心。

    以她年龄而言,实力也非常优秀,并且也极具创造力,譬如将召唤阵以纹身形式对精神进行保护。

    白弥耶以自己人类管理者眼光看来,眼前这个少女前途应该也会不错,属于人类中的出色人物。

    那

    种旺盛的生命力,仿佛只需给她一点养分,就能抓住每一点机会,因而长成参天巨树。

    白弥耶漫不经心的想着,忽而觉得自己想法似乎有些多了。

    大约因为他在阿尔贝蒙的身躯之中,所以思考方式比较偏人类。

    精神力会自动改造容器,然而容器有时候也会软化精神体。

    平时的他,大约也不会如此的“温和”。

    其实很久很久以前,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时候,以为自己是纯纯人类时候,也曾全然以人类思维思考一切。

    不过,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半神的记忆纵然十分清晰,然而那种伴随记忆而来的感情滋味,也是日益淡薄。

    当初野心勃勃屠戮一族的少年公爵,已然并非如今的白弥耶。

    作为半神,他已然许久没有用人类的交流方式进行交流。

    大多数时候,白弥耶是以精神体进行感知,如此感知到的世界就是一团团能量流淌。那么人的存在,也不过是一团团的灵魂之火,而彻底忽略了性别、容貌。

    在这样子的世界流淌久了,自然也是渐无人性。

    如今的神爵,每年只会现身一到两次,神会十分推崇他的这种社交方式,如此更增加距离感和神秘感。

    其他大部分时间,白弥耶都呆在冥想之塔中。能接触到白弥耶神谕的,只有米莱尔跟有限几位高级神职人员。

    然而饶是如此,这个世界河流方向却仍然牢牢的捏在了白弥耶的手掌中。

    这样想着时候,白弥耶牵动了如今这具身躯的唇角,轻轻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简单一个笑容,却也是牵动伤口,扯来一阵子的痛楚。

    他忽而想起接手阿尔贝蒙身躯时候感受到的最后一抹情绪。

    幼年戴上面具,成为神的容器,全然失去了自我。

    阿尔贝蒙十分遗憾,想看看自己的容貌。

    可惜只要被神附身过,容器容貌也会跟白弥耶趋同化,他已然失去了自己的脸。

    不过仔细想想,白弥耶这个本尊貌似也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了。

    许多年前,十四岁的少年将白银面具戴在脸上,双瞳中透出了冷酷,斩杀了自己一族。面具戴上那一刻,昭示他斩断了人性,骨子里只存下神性闪烁。漆黑

    的双瞳光辉流转,染成了猩红的蔷薇,流淌着可怖血腥。

    自此以后,人类的身躯也不过是一种存在形态。皮囊如何,似乎也并不要紧。

    一晃已然过去了许久。

    十四岁之后,半神再未曾瞧过自己的脸,并且对之毫无兴趣。

    如今神之魂附身孱弱身躯,感受着真切痛楚,连视线都微微模糊。

    好久没有这样子的感觉——

    本尊身躯只会感觉痛楚,而不会如此的,孱弱。

    白弥耶的心中,忽而升起了一个念头。他忽而有一种特别的兴致,想瞧瞧自己的脸蛋。

    然后白弥耶便对林茉下了个指令,让林茉驱动一道光明火焰。

    以林茉这种实力女巫,应当完全不是问题。

    然而一直工具人的女巫却默了默,试探:“大人,需要我闭上眼睛吗?”

    以免窥见你神秘尊贵的容貌。

    搞什么,林茉有点怀疑对方钓鱼执法,想找个撕票理由。

    她这点小疑心当然瞒不过白弥耶,让白弥耶简直觉得林茉无理取闹。

    瞧瞧,竟将自己当作随便杀人的人。

    仁慈的白弥耶生平只宰两类人。一是要杀自己的,二是不听自己话的。

    白弥耶很高傲,不屑回答林茉试探。

    如果林茉迟迟不肯干活儿,很可能归于第二类。

    好在这位死灵女巫是个小机灵鬼,嘭的化出了光明之焰。


如果您喜欢神爵的女巫,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神爵的女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