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2、01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柯小聂 书名:神爵的女巫
    秋日的风轻轻吹拂,落叶轻拂间,已然添了几分寒凉之气,有着冬日将临的信号。

    阿尔贝蒙周身被一些无形的力量撕咬着,身上不时增添血淋淋的伤口,使得他银白色的骑士装已然被染得通红。

    身为永恒帝国第一统帅,帝国之狐之徒,他自然极少这么狼狈。

    他脸上覆盖一张银质面具,面具之下,有一双十分坚毅的双瞳闪烁光辉。

    那一双眸子平日里似海深邃,却又蕴含了几许的沉郁。

    然而此刻,阿尔贝蒙的眼中却流淌着说不出的愤怒。

    无形邪恶的魔魇围绕着他,将他当成丰富的血食,甚至大胆追到人族领地。

    毕竟阿尔贝蒙是神之供奉,其身躯对于这些魔物而言极具吸引力。

    而阿尔贝蒙也是心知肚明,若非自己那枚属于神的神属印记,他也会和部下一样被恶魔吞噬。

    那枚神属印记就在阿尔贝蒙的脖子上,是一朵黑色的蔷薇花,象征着神爵白弥耶。

    那些魔魇显然也对这枚印记十分好奇,甚至想要大胆试探加以碰触。

    然而稍有接触,这些无形的魔魇便会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简而言之,阿尔贝蒙就是神爵挑选的一副活着的容器。

    这是大陆上神的传统了,神高高在上,可总有不方便的时候。和神话故事里一样,他们若下凡搞点亲民的事情,就会寻觅化身。不过这个世界化身,并不是神明改变自己的外貌假装精神分裂,而需要一个活着的凡人做容器,以此承载神明的灵魂。

    神魂无比强大,这些神之容器每附身一次,身躯也会受到损害。

    然而饶是如此,能将身躯交给神暂用,也是一种伟大的荣耀。

    众神皆在时期,据闻有的神明在人类中造下几百神之容器,每天看心情穿哪一副马甲。

    白弥耶身为半神,似乎对这项传统的神明消遣并不怎么感兴趣。

    他的马甲号只有一个,也不经常穿,还允许阿尔贝蒙具有自己的意识。

    只有神爵上线时候,才会将阿尔贝蒙的灵魂关小黑屋。

    每次白弥耶上身时,阿尔贝蒙脖子上的那朵黑色蔷薇花就会染上如血般赤红。

    如今如此的疼痛这样子传来,使得阿尔贝蒙咬紧了牙关。

    此刻阿尔贝蒙颈项间的蔷薇花,已然渐渐出现缕缕鲜红。

    这具身躯已然到达极限,已至崩溃边沿。那么既然如此,远方的神爵自然也是会有所感应。

    阿尔贝蒙也不知是喜是愁。

    强大的神魂能够修复凡人的身躯,甚至让这具身躯比之前更强悍和完美。

    然而和半神之躯不同的是,凡人身躯不能无止尽的毁灭再修复。到达一定次数时,这具身躯就会崩溃毁灭。

    然而阿尔贝蒙每次被神魂上身,身躯是不可遏制因为神魂强大而受伤的。

    简而言之,神爵每上号一次,他就离死亡更进一步。

    此刻阿尔贝蒙也说不上仇恨,只是忽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若无神爵力量庇护,那么不等身躯崩溃,自己今日已然就会死于魔魇之口。

    为帝国与人类效忠,是阿尔贝蒙毕生之愿。

    区区生命,他不在乎。

    然而仍然有些东西让阿尔贝蒙遗憾的。

    他的左手已然被魔魇啃透了血肉,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完整手骨。阿尔贝蒙就此伸出了白森森的手骨,轻轻的按在银质面具之上,让这片银色面具沾染几点鲜血。

    七岁时候,自己就被神会收养,成为虔诚信徒。他犹自记得,自己饥饿的时候,南斯修女挂着温和慈爱笑容送来的黑面包。

    然而等他通过测试,成为神之容器,他就被带离了修道院。

    一张银质面具就戴在了阿尔贝蒙的脸上,和神爵保持面部外观上的一致性。

    当好马甲号,不能个性化。

    至于阿尔贝蒙自己的脸,便永远隐匿于黑暗之中。

    乃至于,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

    然后阿尔贝蒙左脸、胸口也传来了一阵子的剧痛。

    阿尔贝蒙垂头,胸口传来滋滋啃咬之声,已然添了一个血窟窿。连他的心脏,也被食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画面好像有点惊悚——

    然后一道红光掠过了阿尔贝蒙的双眸,使得他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他颈项间的那朵黑蔷薇花也被彻底侵蚀,成为了鲜艳火红颜色,像被血液侵蚀过一样,红得令人心悸。

    神之魂魄降临这具身躯,瞬间所有魔魇在

    滋滋的惨叫声中灰飞烟灭。

    下一步,阿尔贝蒙的身躯已然瞬移到百里以外的山洞之中。

    这具身躯已然十分之脆,白弥耶只能完成一次瞬移。

    当神爵的灵魂附着于这具身躯时候,属于阿尔贝蒙的痛楚就如此传递而来。

    左脸被毁,顺便将左侧手臂啃去大半,连心脏都被食用部分。

    这样子的痛楚,是凡人不必经受的。如此之重伤,普通人本不可能活着。

    只不过在白弥耶的神力之下,这具身躯非但没有毁灭,反而渐渐开始自我修复。

    神魂就是如此强大而奇妙东西,甚至可以说是永生之力。

    而那些所谓的痛楚,对于白弥耶而言,似乎也不值一提。

    有着强大的精神力,自然能忍耐非凡的痛楚,更不必提白弥耶总是无时无刻经历身躯被凌迟之痛。

    白弥耶幼年时候第一次感受到这般痛楚时候,自然是十分震惊。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是神之子,身躯与众不同。因为一半的凡人血液,他的人生便周而复始陷入这种痛楚之中。

    有些东西,习惯之后也并不觉得如何了。

    如今白弥耶的神魂灌入阿尔贝蒙身躯之中,自然而然开始修复这具身躯。

    白弥耶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个强大的精神体,就如此灌入近乎崩溃的身躯之中,如此安静而无力。

    当然这团能量体也可以抽出阿尔贝蒙身躯,只不过若是那样,这具神之容器就会如此被摧毁。

    白弥耶的精神世界却十分的平静,毫不在意。

    凡人落到如此状态的惊恐、愤怒、畏惧,他通通也不会有的。

    他侵入这具凡人之躯时,接受到阿尔贝蒙最后一个思维。那就是自从七岁开始,阿尔贝蒙已经不可以再看自己的脸,更不知道自己长大后的模样。

    然而阿尔贝蒙不知道的是,被神选为容器的身躯也会产生一些同化作用。

    简而言之,他的容貌会日益趋于白弥耶,而不是原本的阿尔贝蒙自然生长的样子。

    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反而能让阿尔贝蒙内心平静一些。

    这些念头平静的在白弥耶脑海中流淌,却不具备任何的含义。

    山洞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一些微弱的气流

    ,夹杂着微微的腐朽之气,轻轻的吹拂过这具血肉模糊的身躯。

    昆虫嗅着血腥味儿来,爬在这具身躯上,食血咬肉。

    然而这具身躯血肉蕴含的能量也是虫子不能接受的,入口瞬间立马毙命。

    很快这具身躯周遭,也多了一层虫尸。

    而洞中的山鼠之类啮齿类动物显然要比无脑昆虫聪明许多,纵然血腥味儿十分诱人,它们也早就远远避开。

    若有人瞧见眼前一幕,顿时会目瞪口呆。

    阿尔贝蒙本来被啃咬的心脏,如今居然又长了出来,本来空荡荡的胸口也添了一道薄膜。

    这种奇特的修复能力,对这个世界的人类而言确实是神迹般的存在。

    然而对于白弥耶而言还不够快,远远不够。

    如果有一位能掌控元素的巫师从旁协助,那么绝对能加快进度。

    白弥耶是个实干家,他的神识顿时开始搜索,寻觅可用之物。

    当他的神识开始搜索时,周围的所有一切,都完整传输于白弥耶的脑海之中。

    河水轻轻漫过石头,两片树叶在清风吹拂下轻轻撞击发出沙沙声,乃至于蝴蝶轻轻一振翅膀——

    然后他终于感应到想要的疗伤道具。

    五公里外,东南方向,一共四人。其中两人,都有一定召唤元素能力。

    甚至于,这支小队队员彼此说话声音也传入白弥耶的识海。

    “茉莉,你的鱼也应该熟了吧。”队友友情提醒。

    篝火轻盈的跳动,带着几分欢快明亮。

    芭蕉叶包裹住去了内脏鳞片的鱼,在火堆下炙烤,散发出一股出奇的甜香。

    没有任何调料,却也鲜美可口。

    林茉身为实习女巫,也竭力让自己女巫生活变得有趣一些。

    这支游历小队总共四人,也是林茉离开神院结交的同伴。她运气似乎也不坏,至少这支持小队里大家相处得还算融洽。

    按照游历一贯以来的风俗,大家都只需要报出名字,无需说出自己的姓氏。

    如此,也不大能从称呼上分辨其出身。

    当然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也可以从其谈吐、举止上分辨出来,看出这个人的出身。

    小队里的主攻剑士菲尔,就是个开朗又博学的俊秀青年。

    如今菲尔咬着烤得香喷喷的兔子肉

    ,暗搓搓的观察火堆前的林茉。

    这块大陆上,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大致分为三种语言体系。

    像永恒帝国的语言,就属于拉尔语系,此外还有玛安语系,科桑语系。同一语系词汇发音虽然不同,彼此却交往密切,也有属于这一区域的“官话”。

    林茉跟他学习了玛安语系中典型的南桑语,以及科桑语系中的拉尔语。这两者,就是当地流行的官方语言。半年时间,林茉初步掌握了词汇以及语法,说话虽然磕磕巴巴,可假以时日也逐步流利。而且此刻林茉言语使用虽不娴熟,可大致也能听得懂。

    茉莉就像是一块海绵,疯狂吸收这些知识。

    当然,林茉也对菲尔加以回馈。

    这世间巫师对元素的了解和掌控,是最为透彻了。然而因为巫师大抵不会习武,所以对武者身躯里的元素力量运行并不如何了然。然而林茉却是个初窥高阶武术殿堂的女巫,因为对元素操纵更为娴熟。

    半年间,菲尔人品大爆发,怒开两道神纹。如今菲尔双瞳之中,已经具有四道神纹。

    菲尔印象中的巫师,个个都是努力的代表,乃至于搞研究走火入魔那种。只不过同样,这些巫师似乎对巫术研究以外的事情毫无兴致。这方面,林茉是有些不一样。

    当然林茉作为巫师,本职工作也是非常优秀。一个连蓝鸢尾徽章都没有拿到的实习女巫,林茉如今已经有两种不同的召唤阵。林茉将当初在神院召唤的第一具死灵称之为灰,游历途中搞来的第二具死灵称之为绝。能创造两个属于自己的召唤阵,拥有两个属于自己的召唤死灵,这已然是许多有证儿巫师都达不到的境界。

    在菲尔眼里,以林茉实力,蓝鸢尾徽章已经掉在这个女孩儿口袋里。

    而林茉小口小口吃着鱼肉。

    一天辛苦下来,她的肚子也是十分饥饿了。然而饶是如此,她也没有大口嚼着飞快进食。如此细嚼慢咽,她吃到三分之一时候,肚子里饥饿感已然消失。等整条鱼下肚,林茉也有七八分的饱腹感。这样子也是刚刚好,她不喜欢因为饥饿吃太多生出脑子塞满了不好使的感觉。

    像她这么冷静克制的人,将自己事业规划得很清晰。

    首先自己事业的重心是成为一个出色的女巫,敲黑板画重点。

    她学习武术,是为了自己具有一个好身体,以及稳定个人精神,让心理和身体因为习武而保持健康。

    然而贪多嚼不烂,在开了第一道神纹之后,如果林茉继续过分沉溺于武道上的修行,便会分薄经历。林茉也从不相信有人可以每一样都可以做到极致最好,就算有,那也不是自己。

    所以武道在林茉的职业生涯上打上了一个辅助标签。

    如今林茉在武术方面,偏于发掘让这具身躯速度方面能力。那么如此一来,变快的速度也能增加林茉在战斗中的生存率。

    而突破语言障碍,能让自己接触更广阔的巫师知识。作为大陆上最大的国家,永恒帝国自然也颇有几分傲慢。甚至连至高无上的神院,也设置于永恒帝国境内。然而在林茉看来,其他语系的原住民也催生了自己独特的文明,各自对掌控元素的研究也有其独到之处。

    可惜帝国境内,其他地方元素知识的译本也是少得可怜。

    那么唯有林茉自己拓宽阅读面。

    一切都经过精心规划,保证自己人生快速而有效的进步。

    眼前的鱼已经被林茉优雅的食光,留下一副完美的鱼骨。

    这便是菲尔觉得林茉与众不同的地方。

    身为队伍剑士,菲尔虽然有些懒洋洋的公子哥儿的味道,实则是个心眼颇多,喜欢暗戳戳擅长观察的人。

    林茉所作所为看似跟普通巫师不同,其动机倒也并不如何难理解,

    锻炼身体补充巫师近战体弱的短板,学习其他语系语言,更能拓宽知识汲取面。

    绝对是个有行动力而且善于规划的人。

    菲尔咬了一块兔子肉,怎么说呢,他这种人只讲究个人感受。至少,身边几个不知身份的同伴并不会让他感觉不舒服。

    像他这样的人,能找到几个让自己不讨厌的同伴,也算是运气爆棚吧。

    完整的鱼骨这样子摆在林茉跟前,正在这时候,林茉忽而背心一凉,生出几分被人窥测的感觉。

    虽然距离躺尸的白弥耶有几里之遥,然而林茉仍有所觉。

    谢谢,有感觉被扫描到。


如果您喜欢神爵的女巫,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神爵的女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