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11、01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柯小聂 书名:神爵的女巫
    风雪知晓什么时候停止,因为方才强风吹散了风中的云,天空因而呈现了蓝紫色。

    然后咔擦咔擦的声音就从林茉足下蔓延,乃至于仿佛整个河面都因为林茉这一剑之威而颤抖。

    然而这显然不过是一个奇妙的巧合。

    冬日已然到了尽头,河面开始解冻,原本的冰面也开始四分五裂,发出吱吱的声音。

    当林茉跳到岸边时候,之前坚硬的冰面已然伴随尖锐开裂的声音,裂开化作大块大块的碎冰。这些碎冰伴随河水的流动,碰撞出滋滋的声音。

    无论如何,冬天已经结束,春天已经到来。

    伴随季节的变化,吹向神院的寒风也已然渐渐变得温暖。

    神院巫师们一旦能凝出召唤阵,就有资格离开神院进行游历实习。通常为期几个月到半年不等,和实习骑士组队到较为安全的地区合作组团,增加实战能力。

    每年春秋两季,各放出一批神院学生。

    而巫师考试之前,没能顺利凝结出召唤阵获取游历资格的实习巫师就会被剔除掉。

    那么,也只能再等十年。

    离正式考试只有一年时间,林茉也窥见许多绝望沮丧的同类。纵然他们还有最后一次出神院游历的机会,可许多人已然怀疑起自己水平,彻底丧失了信心。

    竞争无疑是残酷的,所以坊间才有名言当巫师死路一条。

    然后便是艾威利作为游历学员代表,对神院进行虔诚称赞,替大家表达对神的敬畏与忠诚。

    两年的光阴,也让艾威利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他英俊脸颊更加坚毅果敢,却也不知不觉褪去了曾经的叛逆不羁,反而显露出成熟稳重。

    路易斯家族在他身上投下的良好教育,也如此展露出来。

    此刻艾威利眼底已然有五道神纹,以他年纪而言,已然是永恒帝国,不,乃至于整个大陆新一任的奇迹。

    旁人都说,艾威利说不定有机会赶上他的叔父,号称帝国之狐的米莱尔。

    毕竟路易斯上一任最耀眼的天才,并不是艾威利继承爵位的父亲,而是他的叔父米莱尔。

    如今艾威利的不定能洗刷生父身上的郁闷。

    瞧

    着艾威利眼底的五道神纹,林茉下意识的抚摸上自己的眼睛。

    神纹数量递增并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

    简而言之,每上一层,难度呈现几何倍数增加。一个人开第一道神纹若花一年时间,那么他开第二道神纹花费十年也不稀奇。

    艾威利作为战斗型武士,确实是天分极佳。

    故而林茉反而用点小手段,隐匿了眼底那一道神纹。

    她脑海里浮起一些记忆,那些记忆并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原本的茉莉卡莱恩。

    那时候艾威利站在高台上演讲,嗓音充满了叛逆的激情:“我并不喜欢被人操纵的人生,无论命运将什么加诸于我的身上,我也会摆脱别人掣肘,得到自己想要的人生。”

    那句话,就曾深深烙印在原本的茉莉卡莱恩的脑海之中,成为林茉接收到的较为深刻的记忆。

    艾威利英俊又迷人,高贵又出色,故而说的话,自然也显得好有道理。

    可怜的实习女巫,还以为自己内心跟高贵的公爵之子产生某种共鸣,故而毫无逼数。

    然而艾威利那些话,不过说给他自己听的。

    倒也真心实意,就如他顺利让一个平民之女成为自己的妻子。

    至始至终,都将命运掌握于自己手中。

    原书之中,形容这个时候的艾威利已然变得成熟稳重,逐渐成为一个可靠的男人。

    似乎也确实如此。

    伴随年岁的增长,至少艾威利对刻薄神院学生失去了兴趣。

    一切也不过是青春时候的不甘心作祟,因而下意识发泄内心不满。作为天之骄子的他,伴随年龄的增长,也自然对这些失去了兴致。

    艾威利的目光,显然已然突破区区神院,放在更为广阔的世界。

    这使得林茉内心蓦然泛起了乖戾的酸意,是呀,叛逆过后的贵公子已然长大成熟了。

    哼,他内心有改变对底层贵族亦或者平民的看法吗?还是那样高高在上,不过长大了后就会虚伪的掩饰了。

    这样子恶狠狠想着,林茉这样子垂下头,足尖轻轻踢着小石子。

    那时候在阴暗发霉的房间,湿润的衣袍上散发出一股子皂水味儿,自己掩饰着别扭的自尊心,大声对嘉碧说永远不会原谅。

    可伴随时光呼啸

    而过,似乎这种情绪也变得模糊起来,变得不那么实在。

    纵然知晓忆往昔对自己人生没什么好处,林茉还是有那么点儿意难平。

    甚至艾威利大概都不大记得茉莉卡莱恩了。

    林茉太阳穴突突的跳,忘记吧,释然吧,迎接自己新生。

    就连茉莉卡莱恩自己,也只不过只是让她成为女巫。

    然而这个安静神圣的广场上,林茉却却任由内心一种别扭的愤怒冲击自己心房。

    她甚至忍不住眼眶微酸,从来没有一件事,比自己假象中的仇敌变成“成熟”的“好人”更让人沮丧。

    此刻艾威利身上祖传贵族光环加持,阳光下闪闪发光,是那样子的高贵圣洁。

    林茉轻轻的垂下头,她面容平静无波,甚至唇瓣没一丝颤抖,却极冷静的任由眼眶中的泪水静静滑落了脸蛋。

    她的手指微颤,伸起来时候却已然稳定。

    林茉让自己手指在面前轻轻画了一条线。

    那条无形的虚线,是自己跟原书男女主之间的距离。

    纵然同在神院,然而自己确实踏上了和书中女主生活截然不同的平行线。两者的世界,已然巧妙的错开。

    这条无形虚线,约束着她的仇恨、嫉妒、冲动,以冷静克制方式约束自己人生,乃至于保证自己稳步向前。

    此刻林茉的耳边却回荡着艾威利完最后一句祷词:“神之荣光,与我等同在。”

    永恒帝国的贵族流行着一种专属的贵族发音,讲话时候不会像平民一样卷舌,轻缓得宜,语调也更悦耳动听。

    艾威利这种高贵的腔调,也是自幼学习的结果。

    若巫女追逐着阴月之力,那么帝国的贵族则是生来便在阳光之下。

    然后艾威利单膝跪在象征神权的女神官面前,任由女神官将祝福的圣水点在他的额头和双颊。

    天之骄子,自然能得到神的眷顾。

    前来送行的少女之中,自然要数嘉碧温斯莱最为耀眼。

    两年前的美人胚子如今长成了货真价实的美人儿,被艾威利改造得优雅迷人。

    她含情脉脉的目光落在了艾威利身上,是那样子的情真意切,依依不舍。

    一瞬间,嘉碧面颊也是透出了几分红晕

    。

    小小折扇从她戴着白手套的手掌间展开,遮住了半张面孔,掩住面上情切。然而嘉碧那一双眸子,却也是透出了明亮的情意。

    她已然有贵族小姐的韵味。

    然而这个时候,一双眸光之中蕴含了不善,恶狠狠的凝视着嘉碧。

    旋即一道身影飞快掠去,手执利刃,向着嘉碧掠去。

    人群中传来一阵子的哗然,嘈杂中伴随受惊者的尖叫。

    这场闹剧让林茉微微一愕,依稀间仿佛记得了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两年,她已经很少想原著。

    这时候,林茉才想起来,原著一个炮灰女配金蒂加西亚会企图伤害女主。

    金蒂加西亚是一名侯爵女儿,也是男主仰慕者之一。她出身高贵,而且又身负阴月之力,故而成为实习女巫,更被家族寄予厚望。区区侯爵之女,在艾威利面前也不算什么。本来金蒂加西亚也是将爱意深深的隐藏在心底。

    偏巧这个时候,女主嘉碧出现,并且顺利得到艾威利的心,越飞越高。区区平民之女,居然肖想了自己不敢奢望的东西。这也使得金蒂加西亚气到扭曲。越得不到的爱,自然也是越发不甘,越发炽热。

    金蒂也从来不信嘉碧是什么贵族之女,想要撕出真相。

    原著中,她多次欲图证明嘉碧血统上的卑劣,害的女主好几次险象环生。

    不过她的炮灰女配生涯,也是到此为止。

    巫女并不擅长格斗,更不必提金蒂加西亚还是实习巫师中淘汰的残次品。一个被家族寄托厚望的侯爵之女,居然不能在考试前凝结出召唤阵,而下一次考试又是在十年后。可能这也是金蒂加西亚崩溃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么如今的她,也不过是自寻死路。

    可能金蒂内心也知晓自己在作死,然心中却指望能伤害到深深憎恨的嘉碧。

    然而不行,因为这本书的男主很行。

    艾威利已然闪现般出现在嘉碧面前,坚毅英俊的面颊闪烁漠然。

    咔擦一声,骑士的剑轻巧砍下了金蒂加西亚的双臂,干脆利落得不可思议。

    断手扬在半空,砰砰两下落在了地上,手指头犹自在轻轻的颤抖。

    女郎的鲜血就像不要钱的喷涌,撒在了地面之上,如此竭力挣扎,唇中犹自发

    出愤怒的嘶吼。

    她身上已然让鲜血浸染,沾染了尘土,瞧着也是说不出的狼狈。

    而这道沾血的狼狈身影,就如此映入林茉漆黑凉丝丝的眼眸中。

    倒也没什么所谓的兔死狐悲,只不过眼前的金蒂加西亚彰显了另外一条道路的结局。

    一切因果,都是可寻的。

    金蒂加西亚本来拥有良好的天分以及家族资源,然而当她将精神放在斗女主身上时候,自然影响了她在成为女巫上的精力。

    没有女主光环,也没机会得到另外一个权势男人的拯救。

    如此恶性循环,当金蒂加西亚错失了这一次的巫师考试,家族也会对她重新评估。投入的资源会减少,周围的人眼光也会发生变化。而金蒂加西亚,也没有十年后再试的勇气。

    到现在,金蒂加西亚的生命也是会就此终结。

    原来一个人的人生,会如此脆弱,一不小心就能被毁了去。

    林茉依稀记得原著中提及,金蒂加西亚生命最后关头还魔化了一次,不过无论如何,大局已定。

    艾威利英俊的面颊蕴含了一抹冷漠,可能旁人会觉得他斩断一个女人双臂有些残忍,不符合他外表的高贵优雅。然而既是敌人,就不必手下留情。

    金蒂斩断双臂的残躯轻轻的颤抖,残血之躯蠢蠢欲动间却有了变化。

    林茉感受到一股未曾体会过的邪恶气息,不动声色轻轻退后一步。

    她知道这个世界有恶魔,不过在神会把持的神院,任何一抹细微的魔端都清洗得很干静。到这个世界两年,林茉也是没机会见识一下恶魔。

    恶魔之种可以寄生于心生异端的人类身上。然而神会对神院学院进行高强度的洗脑,故而很少有学院在神院区域内被蛊惑。

    然而嫉妒是可怕的剧毒,金蒂加西亚的恶魔之种显然已经被她阴暗嫉妒催熟。

    林茉瞧见她的颈项间出现一枚小小的肉瘤,瞬间肉瘤中间裂开一道细缝,透出微微红光,吐出缕缕邪气。

    那道缝隙蓦然张开,使得肉瘤变为两片厚厚的人类嘴唇也似,张开瞬间露出了两排细碎的牙齿。一道类似舌头一样的触角露出来,发出嗤嗤声。

    片刻之间,金蒂加西亚身躯就膨胀扭曲三四倍,似手非手的

    触角就这样子伸出来。

    这样子的怪物已然不具人形,如此丑陋展露于神院学员面前。

    然而近在咫尺的艾威利却并没有丝毫慌乱,在神圣力量加持之下,他手中神器散发圣洁银光,毫不留情向着眼前怪物劈去。

    一瞬间,这具丑陋的身躯顿时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赐福的女神官轰然一个火球打来,元素召唤得十分娴熟。

    近博与远程辅助,片刻间就让因为嫉妒而异化的金蒂加西亚成为灰尘渣渣,并不存在什么黑化了不起。

    女配黑化,轰杀成渣,原书绝对是个甜爽文。

    世界真实的可怕,黑化与堕落并不能加持多少力量,反而会因为违背这个世界的规则,让人正大光明迅速抹杀。

    甚至在金蒂加西亚死后,其家族也会受到神会的追究,爵位降级也是必然会有的事。

    这场落选女巫无关紧要的黑化,不过是神院动员会上无足轻重的小插曲。

    踏出了神院的大门,阳光轻轻落在了林茉面颊之上,使得她不觉眯起了眼珠子。

    她轻轻的拨开了披风,任由阳光落在她的发梢,划过她的面颊。

    林茉取出了缎带,手指灵巧,轻轻的将自己黑发扎成马尾甩在脑后。而在此之前,她戴着面具去流月河时,才会这样扎着头发。

    松松的马尾俏皮的甩在林茉脑后,露出她雪白纤细的颈项。

    她轻轻抬起头,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阳光照射在那双漆黑眸子中,闪烁亮晶晶的光辉。

    我的未来既不是嫉妒的泥潭,也不是地上的飞灰。

    我的未来,也应该在阳光下。


如果您喜欢神爵的女巫,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神爵的女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