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万名书友共聚桂花小说,在桂花小说与您共享读书的乐趣!

 

5、00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柯小聂 书名:神爵的女巫
    永恒帝国神宫中心,则是属于白弥耶的冥想之塔。

    这座巨塔外观看上去有五层楼那么高,修饰得极为华美。既是半神之躯,白弥耶也很少现身于人前,以此保持神秘感和逼格。冥想之塔内部却是中空,常年笼罩一股子如云雾气,如此宛如流质般轻盈的流窜。

    冥想之塔内部是一个没有秩序的空间,没有方向和重力。

    白弥耶面具后的双眸沉若静水,身躯轻盈的漂浮在半空之中。

    只不过他的身体似乎不大好,一点裂痕出现在白弥耶的手臂上,一点点的蜿蜒弥漫,仿佛猩红的蛛丝逐渐布满了白弥耶的身躯。

    而他身躯之所以出现龟裂之态,也是因为白弥耶乃是半神之躯。

    所谓半神,既指白弥耶拥有神明之力,也指他的组成尚有人类的部分。

    就像白弥耶如今的身躯,在灵魂加持强化下,已然是人族不可思议的强悍。然而饶是如此,这么一副身躯也不能承受巨大的神明之力,时不时因而生出裂痕。如此,使得白弥耶身躯好像是一具坏了的器具一点点的裂开。

    然而与此同时,他的神力会自带强大的修复能力,能将自身躯壳无限修复。

    神力一边破坏白弥耶的身躯,可与此同时,在神力加持之下又让龟裂的伤口一点点的愈合。

    那么对于白弥耶而言,这是无限凌迟。

    他身躯不断的损伤,再修复,这种酷刑也只有身负神力才能不断持续下来。

    米莱尔到来时候,则正好瞧间这一幕,眼神微微一凛。

    白弥耶的冥想之塔闲人免进,就连神会中的高级神官也不可踏足。

    米莱尔在外界传闻中是白弥耶的挚友,也是唯一有此殊荣可踏足冥想之塔的贵族。

    出身于神圣家族的米莱尔路易斯是帝国第一美男子,有着一张无可挑剔的俊容,那张如玫瑰花般俊容令无数女子为之失色,却又不含丝毫的女气。米莱尔双眸之中,凝结至高武士才能结的神纹。

    这个大陆上,武者修为越高,眼中神纹就越多。米莱尔双瞳中的圈状神纹结了七层,已然是人类武者修行的极限巅峰。

    他眼珠子是如大海般的

    湛蓝色,却泛起一圈圈明黄色的神纹。如此层层叠叠,使得他双眸宛如秘境,令人生出几分虚幻之感。

    而且不单单是修为方面,这位帝国第一美男子还被成为帝国之狐,有着非凡的谋略智慧。

    近两百年间,永恒帝国每一场对外扩张战争胜利,都有这位帝国之狐背后操纵的暗黑身影。

    可以说只要米莱尔想要,神圣家族公爵之位也是唾手可得。

    然而米莱尔似志向高远,追求至高无上力量,也对繁衍家族血脉兴趣不大。

    若非如此,原书男主艾威利怕也没资格成为公爵顺位继承人,身份要大打折扣了。

    饶是如此,米莱尔也是路易斯家族的无冕之王,乃至于在整个贵族世界都有无与伦比的威望。

    实则大陆上早有一种说法,米莱尔路易斯才是永恒帝国真正的操纵者,自然不稀罕区区的神圣家族爵位。

    因而白弥耶赏赐这位人类第一权势者踏足冥想之塔,旁人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更不必提这两人曾经合作,将蔷薇家族近乎灭族般毁灭。

    米莱尔心里想,当然,现在我只是人类第一权势者。

    他轻轻抬头,以仰视的样子看着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白弥耶。

    白弥耶自然不属于人类,而是一个半神。

    世人眼里,自己是最接近神的人。然而每一次米莱尔来探视白弥耶时,都生出一种瞧不透的感觉。

    白弥耶承受无止尽的痛苦,换做寻常人类,早便因为常年累月凌迟而疯狂。

    然而半神具有强大精神体,至始至终,白弥耶一双眸子始终冷静如冰。

    他瞧着白弥耶,毁灭和重生在同时间进行。白弥耶强大的灵魂不断改造这具身躯,真不知无数次的锻造,使得这具身躯被神之灵魂改造到何等强悍地步。

    然而饶是如此,这具身躯越强大,其不稳定性就越大,自然也是越危险。

    不稳定会影响到白弥耶日常,而这也是白弥耶为之苦恼之事。

    米莱尔叹了口气:“希望这一次,能寻觅到合适的灵魂。”

    伴随米莱尔的言语,白弥耶轻轻的睁开了双眼。

    他漆黑的瞳孔开始流淌一抹宛如熔岩般的殷红,缓缓填满了瞳孔,使得白弥耶双瞳宛如染血的红蔷薇。

    “希望如此。”

    神爵的嗓音出乎意料的优雅动人,却不带任何的感情。

    米莱尔这位帝国之狐能窥破任何人的心,然而对白弥耶却也始终捉摸不透。

    白弥耶本体状态下,一向话也不多。

    可当他附身于唯一的人体容器阿尔贝蒙身上时候,却会有截然不同的性格,这可真是神奇极了。

    那么如今,白弥耶跟米莱尔两人要找的,便是灵魂。

    白弥耶是半神之躯,故而很难找到对神躯有用的稳定剂,唯一有用的就是特定人类的灵魂。

    一滴包含特定人类灵魂的鲜血,就能达到稳定白弥耶的作用。

    白弥耶作为强大的能量体,自然不会消失,可一旦主体身躯不稳毁灭,也多少有些麻烦不是?

    然而有没有人灵魂能跟白弥耶产生契合,就听天由命了。

    这个世界血液虽然珍贵,可在神权面前不值一提。神会出动了神职人员,四处进行了搜罗,也没谁表达一下反对。

    毕竟血液中虽然饱含灵魂,可灵魂本来就是属于神的。

    这一次送来的,自然不是第一批的血。

    之前白弥耶多次感应,却并没有寻出什么结果。

    不过心性坚毅者,也不会随便因为失败而气馁。

    白弥耶手掌轻轻一挥,那些小小的玻璃瓶就如此悬空飞起,充斥于冥想之塔中。这些盛装血液的小瓶子轻轻的飞舞,就像是天上的星星。

    那些星辰轻巧飞舞,流萤生光,在空气之中划下了一道道光润的亮痕,仿佛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

    然而这些小小的光点,似也畏惧着白弥耶,并不敢靠近神爵。

    至始至终,这些光点都萦绕于白弥耶身躯十丈以外。

    神爵本就是不可触碰之物,任何之人也不能加以靠近。

    米莱尔若有所思,如此说来,这一次感应也是失败?

    又或许,这个世界上,能有灵魂跟神爵投契也太难了。

    区区凡人之魂,又怎有资格成为半神的良药?

    然而就在这时,一抹小小的光辉如此靠近了白弥耶,突破了神爵十丈距离的边界线。

    就好像一只带着荧光翅膀的蝴蝶,如今轻轻朝着白弥耶伸出的手掌飞了过去。

    以米莱尔的沉稳,一瞬间眼底也生出了继续淡淡

    的讶然。他眼底的神纹轻轻闪烁,亦不知晓在想些什么。

    那滴血还差一点,就要触及白弥耶的手掌心,却也凝结于手掌上方寸许。

    神爵如今虽然戴了防护手套,可在他身躯处于不稳定的情况下,只怕这盛血小瓶也会触之即毁。

    那么这滴小小的血,还是不要触及白弥耶的手掌更安全。

    不过这种距离,也足以让白弥耶对这滴血加以感应了。

    部分属于这滴血主人的即时情绪顿时传入了白弥耶的心中。

    好巧不巧,林茉抽血前正被人踩了袍子,正暗暗发誓以后发达了打破男主狗头。

    “愤怒、野心、不甘,以及,还有虚为的顺从。”

    白弥耶嗓音轻缓叙述,听不出喜怒。可能他言语里本没有什么情绪,只是如实陈述罢了。

    仿佛还听到血液里,嗯,愤怒的嘶吼。

    或者不如说是爆粗口——

    这一滴血里不但有灵魂的dna,还有那么点儿碎片化的即时记忆。

    白弥耶容色不变,那样子的嗓音回荡在冥想之塔中,掠动一抹奇异的诡异。

    “啊,这就是上天指引,给予我的投契的灵魂吗?”

    若然白弥耶讽刺脸,那么这句话显然会有嘲讽效果。

    然而白弥耶脸色犹自冰冷,一点表情都没有。

    米莱尔跟他多年搞配合,自然知晓到了开口的时机:“那么这位得到神明眷顾的幸运儿,是成为永恒帝国新秀,还是得到神宫修行的无上恩宠?”

    米莱尔言语自然是加以美化,是让这位被感应者像漂亮金丝雀从此娇贵豢养,还是囚禁于神宫让白弥耶随时取血,沦为神爵暗无天日的私人禁脔。

    后者自然也是不大人道主义,却简洁方便,快捷方便,更少了麻烦。

    这个世界本没有不透风的墙,若然有人知晓一滴凡人之血能稳定神爵状态,暗中窥测者必定会不择手段毁之。

    一个人居于上位,就绝不能以普通人的道德加以衡量。

    米莱尔脸色不变,那张帝国第一美的脸透出几许淡漠,双瞳神纹却深邃悠远。身为帝国之狐,米莱尔骨子里掩着一抹抉择者的冷酷。在米莱尔看来,白弥耶是个极端危险又聪明的人,更将世俗道德踩在地上不屑一顾。米莱尔只是斟酌他的

    想法,提出相应的意见。

    “哦,你当真如此想?”

    白弥耶手掌轻轻一翻,却没有将这滴鲜血吸纳入体进行稳定,而是轻轻收纳入空间之中。

    他轻轻抬头,银质面具覆面,露出的下半边面颊也是浮起了鲜红的龟裂痕迹。

    “替我查一查,我现在想要知道,这一位幸运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空了的玻璃瓶,就如此出现在米莱尔的手掌之中。

    神院之中,林茉对自己未来无知无觉,搓好的披风胡乱晾在一边,正在滴水。

    一件实习巫师披风价值五枚金币,据说神会制作时候里面加了特殊材料。所以就算被人踩了一脚,洗洗再穿就算了,泄愤撕碎大可不必。

    林茉:我很贫穷。

    这个世界两枚金币就足够一个普通的一家四口吃一年。艾琳卡莱恩每月会给女儿汇三十金币,已然是一笔惊人巨款,占据家庭近乎三分之二的收入。然而现在说的是当巫师,巫师花费学习是很贵的。

    神院食宿全免,每月还能领二十枚银币的补助。然而各种魔药元素剂和施法道具,可不便宜。

    抛开上课时间,实习巫师们私底下的练习和研究费用都是要自行承担。

    半湿衣衫散发的皂水味儿在阴暗潮湿的空间弥漫。

    桌面一角摆着煤油灯,照着桌面硬壳书籍。

    这个世界,科技也初步萌芽,有类似煤油灯、蒸汽车之类发明,有的地方还可以通电。

    不过由于神权制约,加上当真有魔法之类存在,使得这个世界科技树被拦腰斩断,强行遏制。

    神院之中,更拒绝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林茉已经申请巫师黑塔闭关式半月份研究活动,差不多也要出发。

    咚咚敲门声传来,门本轻轻的推开,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这几天林茉已经不动声色疏远嘉碧了,故意找借口避开同行。日子一久,原著女主也会从她的生活中离开。

    倒也不必疾言厉色撕破脸,大家都是成年人,以成年人的方式疏远就好了。

    林茉发觉自己已经是个成熟的实习女巫。

    因为爱情的滋润,嘉碧面颊也是泛起了玫瑰色的红晕,显得比平时更加活泼迷人。

    今晚才到拥舞剧情线,可嘉碧显然已

    经动了心。

    不知为什么,嘉碧本没有提今晚自己要去参加圆屋顶舞会。

    神院的圆屋顶舞会,进入要特殊的邀请函,并不是那么轻易可得到的。像嘉碧这样子的平民女孩儿能踏足其中,绝对是这只云雀的幸运。据说,艾威利每次都是单身前去,并没有跟任何一位贵族女孩儿跳过舞。很显然,今晚艾威利就会为女主破例了。

    林茉也不打算探究嘉碧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等自己去了黑塔,出来也是半个月后,可以继续无事发生。

    嘉碧似乎有些兴奋,在林茉房间里走来走去,显得有些过分亢奋。

    她嘴里面絮絮叨叨,说黑塔里面一点阳光都没有,林茉居然要去呆半个月,多可怜啊。

    因为林茉这件事情没给她商量,嘉碧还露出有点小情绪的生气样子。

    一副我生气啦,你快来哄哄我的可爱样子。

    林茉神游天空,只不经意时候轻轻嗯了两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好在从前的茉莉卡莱恩也是这种性格,导致林茉的演技毫无破绽。

    嘉碧蓦然扯住了林茉衣袖,面颊浮起了关切:“茉莉,你不会是因为艾威利的针对,所以特意避去巫师塔吧。”

    翠色的漂亮眼睛里面蓄满了同情,嘉碧总是提这件事。

    也许,她是想多说说艾威利?

    其实艾威利明显对林茉没兴趣后,这件事情也渐渐退温了。

    当然,这也归功于嘉碧逐步开挂。现在大家都热衷猜测,艾威利对这只云雀的心意。生活的点缀,不就是这些八卦?

    嘉碧脸颊也浮起了一抹小得意:“不过你不必担心,艾威利答应我原谅你啦。如果再有人欺负你,我就,向他追究。”

    林茉忍耐力是有限的,所谓的成熟的成年人思维荡然无存,嗓音尖锐了几分:“原谅?他来原谅我的错误?”

    受害者可以审时度势忍气吞声暂不讨回公道,现在嘉碧这个塑料花亲友居然颠倒黑白!


如果您喜欢神爵的女巫,请收藏阅读或者与好书友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神爵的女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